桂视网

桂视网>新闻>正在查看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瑶乡驯蜂人:养蜂致富生活甜

2020年10月10日 10:28:30  来源: 桂视网  所属分类: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编辑:黄赐勇  阅读:   查看评论()
  喜欢户外旅行的人时不时可以在郊外看到一些,在山野扎营放置蜂箱的驯蜂人,但是对于他们的工作内容、他们的生活,大家都知之甚少。有人说他们很富有,得到的蜂蜜可以卖高价;有人讲他们活得很苦,整天风餐露宿。那么驯蜂人的生活到底是苦是甜呢?我们今天一起去了解一下。
  驯蜂人 潘彦君:“拿这个要轻拿轻放,这段时间蜂蜜蛮多上面都结蜂巢了。”
  潘彦君,是恭城当地出了名的“驯蜂人”。不同于一般的养蜂,驯蜂要危险得多,也辛苦得多。天气好的时候,潘彦君会和父亲到山里寻找天然的野蜂窝。潘彦君找寻的野蜂又叫中华蜂,以大山石缝和树洞为屏障做蜂巢,所酿之蜜是蜂蜜中的上品。根据野蜂习性追踪蜂巢,是驯蜂人的基本功。蜂巢少说也有几万只蜜蜂集结成群,潘彦君徒手掏出蜂窝还能全身而退,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
  驯蜂人 潘彦君:“它知道这个安全了 知道我们帮它搬一个新家 轻轻一抖一抖 
  野生蜜蜂容易弃巢逃跑,驯养起来不太容易。从野外搬到蜂箱,野蜂需要适应自己的新家。为了让野蜂安心住下来,潘彦君自有妙招。”
  驯蜂人 潘彦君:“我们刚抓回来的野蜜蜂它比较慌不懂得上巢框上面,我们就会把它抓起来把它放到蜂巢上面,其实蜜蜂是很善良的,轻一点轻轻地把它赶上来这个就是驯养了,放回来看到它家了特别高兴 马上下去了。”
  驯蜂人 潘绍礼:“有蜂仔有蜂蜜有花粉放进去,有吃的住的环境好了它(蜜蜂)就不会跑了。”
  野生蜜蜂喜欢蛰人,毒性也强。作为驯蜂人,被蜜蜂蛰是常有的事,潘家父子对此早习以为常,很少会戴保护面罩。
  驯蜂人 潘绍礼:“叮人是正常的事啊,我们取野蜂都挨叮几十口的,蜂毒蛰了是有祛风祛湿的(作用),所以我们一般都不带给它蛰也不要紧的。”
  潘彦君:“蜜蜂蛰了我们我们也不能马上动,要缓缓地放回去再跑再把针拔下来,那我们要顶着啊你一丢的话整窝蜜蜂就会蛰自己,你要忍住慢慢地慢慢地耐性就出来了意志就坚强了,有时候经常被蜇的头磨脸肿的。”
  追花逐蜜,是养蜂人的日常。为了追赶花期,养蜂人一年四季风餐露宿,四海为家。花开到哪儿,他们就追到哪儿,把家安到哪儿,几乎过着游牧一般的生活,而蜂箱,是他们走南闯北最重要的家当。
  驯蜂人 潘绍礼:“养蜂最辛苦就是搬家了,天黑了蜂全部回来了,把它装上车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呀又饿又困很累的一般要三天都回不起阳。”
  驯蜂人 潘彦君:“我们去广东去湖南到那个地方天就差不多亮了,一两百箱蜜蜂一箱箱地扛下来已经累得不行了,还要开箱开了箱以后基本就累得动不了。”
  驯蜂人 潘绍礼:“吃个包子先,肚子饿了。”
  驯蜂人 潘彦君:“但是苦归苦,苦中有甜苦中有乐。”
  土蜂蜜是中华蜂采集深山野林的花蜜充分酿制而成的蜂蜜,味道甜润,口感绵软。相比起普通蜂蜜,土蜂蜜在营养和药用价值上更胜一筹,价格也是普通蜂蜜的3-10倍。《本草纲目》中记载,土蜂蜜是药引的首选蜜。因为酿蜜周期长、蜜源稀少,纯天然土蜂蜜被誉为“蜜之珍品”。
  潘彦君的祖辈都是地地道道的养蜂人,父亲潘绍礼从十二岁开始“驯养”野生蜜蜂,至今已有五十多年了。
  驯蜂人 潘绍礼:“那时候一天不看蜜蜂就受不了了,天天去看吃饭也在边上看,晚上就打电筒照着掀开看那个蜜蜂,看蜜蜂是怎么在里面生活的。” 
  2011年,三十出头的潘彦君从广东打工返乡,跟随父亲学着驯养野生蜜蜂。很快,潘彦君看准了养蜂是条好路子。
  驯蜂人 潘彦君:“2011年我连两百块都拿不出来,问我女朋友(后来的妻子)借了两百块钱从两个蜂箱一箱蜜蜂做起。” 
  潘彦君妻子 许维维:“那时候家里比较穷,说要买木板做蜂箱当时觉得这个人也蛮诚实的也蛮上进吃苦耐劳的后面就借给他了。”
  不到一年时间,潘彦君的蜜蜂就从最初的一箱发展到了十九箱,当年底就挣了一万块钱。
  驯蜂人 潘彦君:“哇!当时那个开心,好像是看到致富的曙光了到了2014年,我们就养了200多箱我们很荣幸,2014年我们上了广西卫视《第一书记》栏目,上了这个栏目以后我们的销售量大量增加,十月份我们就成立了蜜蜂公司也成立了蜜蜂专业合作社,我们想到一定要抱团把产量质量拉上去。”
(周理 黄峥嵘 唐岳)

精彩视频

热点排行

精彩图片